衢州市氟硅经贸摩擦预警点

电话:0570-3051871   8021016
传真:0570-8356617
联系人:周璀
QQ群:89712774
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地址:衢州市西区白云中大道37号
          市级机关综合大楼

预警信息

首页>> 预警信息
专家观点 | 新形势下美国对华政策展望与制裁风险应对方案
* 来源 :贸法通 * 作者 :fgwmyj * 发表时间 :2022-02-18 * 浏览 : 264

12月24日,走出去智库(CGGT)、中伦律师事务所贾申律师团队、青年企业家国际合作俱乐部共同举办“新形势下美国出口管制、经济制裁风险和企业应对策略”在线研讨会,来自高科技企业、互联网公司、央企、外资500强公司、监管政策研究专家等140余人参加,行业涉及先进制造、半导体、电子信息、互联网、生物医药等。

根据走出去智库此前对200多位来自企业合规部、战略部、政府公共事务部、公共关系部、财务部、投资者关系部等部门相关负责人进行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——
企业担心国别业务的影响:企业担心美国及盟友涉华政策影响到企业在其他国业务的比例达57.8%;
企业在全球化发展中,供应链风险愈发突出,关注供应链多元化的企业比例达到73.8%;
企业国际化经营中,前三位跨境风险集中在出口管制风险、经济制裁风险、贸易壁垒风险,可见,中国走出去企业已具有比较高的风险意识。
走出去智库(CGGT)高级合伙人陆俊秀博士作《美国对华政策展望与中国企业的应对思考》主旨演讲分享;中伦律师事务所顾问贾申作《新形势下美国出口管制、经济制裁风险和企业应对方案》的主旨演讲分享。
专家认为,近期美国频繁对华企业使用制裁措施,特别在中美科技领域,特别是半导体、人工智能、数据安全、生物医药领域,涉及出口管制与经济制裁的风险进一步提高,需要全面对美国、欧盟、联合国出口管制及制裁关键风险点进行核查,并持续监测、识别、预警,及时地完善合规管理制度,以降低企业全球化发展所面临的相关风险。
本篇为此次研讨会专家演讲的主要内容,供关注美国对华政策和跨境合规的读者参考。

 

正文
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、 美国对华政策展望与中国企业的应对思考

陆俊秀

走出去智库总经理、高级合伙人

清华大学工学博士

拜登上任后,强调美国对外经贸政策必须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经济利益。在此基础上,美国制定新贸易规则,反击国外“贸易不公”,并且鼓励制造业回流,确保供应链安全。为确保美国科技优势,提升竞争力,采取各种科技“脱钩”措施进行管制和制裁。总体而言,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,要为其国内中产阶级的经济安全服务。
近几年受美国内政影响,尼克松访华后形成的对华“鸽派”正在逐渐淡出,新世纪的年轻学者大多为“鹰派”,宣扬对中国采取温和态度的年轻学者会被强硬鹰派视为辩护者,忠诚度也会受到质疑。同时,曾经支持与中国接触的学者也正在积极加入鹰派阵营。美国对华鹰派认为,中国近十年的经济、政治和军事发展使美中和平共处成为幻想,为了最大限度地影响中国追求其利益的方式,美国需要推进能够确保盟国长期参与、美国公众和关键政治选区持续支持的战略。
在贸易政策方面,美国贸易代表戴琦经过调查后指出,中国虽然履行了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定的部分承诺,但仍有不足,存在强制技术转让、国有企业、政府补贴、强迫劳动等问题。戴琦据此认为,中国经济增长会导致美国国家的利益受损,因此需要动用美国所有的贸易工具对抗中国,并扶持本国产业,与盟友共同抵制中国。
在科技竞争方面,中美竞争将日趋激烈。如在美欧合作方面,美欧贸易和技术委员会(TTC)于2021年9月举行的首次会议强调:
(1)投资审查:将加强投资审查,并辅之以适当的执行机制,以便对国家安全风险和欧盟公共秩序风险进行管控;
(2)出口管制:将加强对敏感技术、与人权保护有关的网络监视技术等两用物项的出口管制,建立透明、互惠、公平的多边贸易和安全体系,解决新兴技术在国防和安全领域应用时引发的相关风险;
(3)AI技术:将开发和应用具有创新性、可信赖性以及尊重人权和共同民主价值观的AI系统;
(4)半导体供应链:将开发和应用具有创新性、可信赖性以及尊重人权和共同民主价值观的AI系统;
(5)全球贸易挑战:针对非市场经济体问题进行贸易政策合作,促使WTO在这方面进行实质性改革,加强信息共享等方面的合作,避免相互设立新兴技术贸易壁垒,保护劳工权利,解决贸易、气候和环境等相关问题。
从贸易和科技方面来看,美国及其盟友会持续对华施压,给中国企业全球化发展带来极大的风险。对此,中国企业需要强化合规体系建设和战略法务能力,加强风险预警和政策研究,以应对日益频发的合规风险事件。

 

二、新形势下美国出口管制、经济制裁风险和企业应对方案

贾申

中伦律师事务所顾问

近来,美国对华制裁日益频繁。12月15日,美国对中国4家企业和1名个人实施经济制裁;12月16日,美国众议院通过了《维吾尔族强制劳动预防法》,该法案将禁止所有来自中国新疆地区的进口产品,除非证明该产品与强迫劳动无关;12月17日,美国将34家中国实体加入出口管制“实体清单”,同日,美国财政部将8家中国科技公司加入非SDN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名单(CMIC)。
美国的制裁措施反映出在中美科技激烈竞争下,中企涉及出口管制与经济制裁的相关风险进一步提高。2021年6月9日美国通过的《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》,内容十分宽泛,集成了产业、科技、安全、外交、教育等各方面的内容,这一法案是美国近年来科技产业政策频繁变革的缩影,显示出美国在转变产业创新政策思路,重塑国家创新体系,维护先进技术全球领先地位方面“再出发”的坚定决心。
目前,美国政府出于不同的政策目标,设立了数十个不同类型的限制性名单,由不同的政府机构管理。美国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“黑名单”具体如下:

美国黑名单汇总

图片

 

具体来看,美国的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措施既有联系又有区别。两者均对受EAR管辖的产品、技术、软件出口到被制裁国家、实体或个人加以打击。两者的区别见下图:

 

图片

 

从美国的出口管制来看,目前美国出口管制条例(EAR)主要从产品、国家、主体和用途四个方面实施出口管制。“受EAR管辖”的产品不仅包括所有位于或原产于美国的产品,还包括含有超过特定比例的受控美国来源成分的非美国产品,以及直接采用美国技术或软件生产的“直接产品”。除一般国家许可限制外,EAR还禁止向全面禁运国家或地区出口或者再出口任何受控物项,包括伊朗、朝鲜、叙利亚、古巴、克里米亚地区。此外,EAR还限制出口、再出口任何与禁止最终用途相关的物项,例如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、核、化学和生物用途以及海上核驱动。

 

图片

 

美国经济制裁分为一级制裁和二级制裁。一级制裁适用于美国人,包括美国公民、永久居民、根据美国法律成立或组建的实体,以及所有身处美国的人。目前美国政府将伊朗、朝鲜、叙利亚、古巴、克里米亚地区列为全面制裁国家/地区,要求任何美国人不得与上述国家/地区交往。二级制裁主要针对非美国人,要求任何人不得从事涉及伊朗、朝鲜、俄罗斯的特定活动,否则会受到美国的制裁。

面对日益加剧的相关风险,中国走出去企业需要通过制定合规政策,按照外部法规和企业自身经营目标的要求,统一制定并持续修改内部规范,监督内部行为规范的执行,以实现增强内部控制,对违规行为进行持续监测、识别、预警,及时地对管理制度进行修订和完善,达到防范、控制、化解风险等一整套管理活动和机制。